当前位置:笔趣阁>书库>科幻灵异>同居艳遇> 章节目录 424章忽视美女

章节目录 424章忽视美女

    欧阳海天这般的态度真是让人无语啊!恼也不是,气也不是,眼看着那家伙,半眯缝着眼睛,挑衅一样的看着自己,蔡一夏恨不得把自己的身体狠狠地压轧过去,直接把男人碾平在地上。那样的想法太过激烈了,女人的胸口微微地颤动着。

    别人看不清也就罢了,欧阳海天离得近,视力又好,却是看了个真真切切,一副喷血旖旎的画面几乎让欧阳海天鼻血淌出来。蔡一夏胸口上白嫩嫩的两只小兔子,颤巍巍的跳跃着,偶尔一个小小的波动,欧阳海天就能从人家领口的侧面,看到令人欲血膨张的画面,这样的画面太刺激人了,本来,一副悠闲姿态坐着的欧阳海天,不由自主的把身子支撑了起来,苦恼的揉了揉自己的鼻头。

    画面在没有人的角落里,欣赏最好不过了,在这大庭广众之下,欧阳海天觉得很难堪,很委屈,像是一个被人欺负了的小媳妇,眼睛红红的,想把目光移到别的地方去。

    欧阳海天并不想和这样的女人生出什么瓜葛来,真的不想,也不是他看不起蔡一夏,其实欧阳海天对这个女人很尊重的,因为女人漂亮,漂亮的女人一般能得到他的好感。

    从心底里,欧阳海天觉得女人不适合自己,也就没有奢望的想法,异想天开女人会喜欢上自己。更因为,刚刚和艳丽姐发生关系的欧阳海天,“从一而终”的思想还是很严重的。

    眼看着那小子的脸色变了,很腼腆的样子落在了蔡一夏的眼睛里,女人的目光猛然一亮,难道这小子有了对不起自己的念头,自残了(自惭好不好?)。

    反正这家看上去,眼睛不敢和自己对视了,样子也乖巧了很多,最重要的是,男人不再用那种不屑的眼神看着自己,反而是紧张的回避了自己的目光,这让蔡一夏精神上,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兴奋头就起来了,女人屁股一扭,在欧阳海天惊诧的目光中,腰部摆了一个很大的弧度,落落大方的挨着欧阳海天坐下了。欧阳海天有点郁闷的想到,女人怎么可以做事情这么随便?

    那么美的翘臀是能随便扭得吗?

    恐怕扭多了一定会得腰间盘突出症。欧阳海天只是从女人的生理学角度思考问题。那样的动作又极大的满足了欧阳海天的心理需求。让男人的身体里,涌动了一股**的暗潮。鼻子用力的抽抽了两下,意外的,蔡一夏身上浓浓的香水味,沁入到欧阳海天的鼻孔里,不但欧阳海天紧张了,这香味儿连韩宝儿都有点吃不消。

    虽然,和蔡一夏同为医院美女之一,韩宝儿平时和蔡一夏还是很少接触的,两个女人不是同一性格类型的女孩子。蔡一夏的妖艳,韩宝儿的清纯,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,无法相提并论。当然了,只要不接触到一起,一切毫无问题。

    这样的例外,因为欧阳海天夹杂在其间,意外发生了。

    被两个女人一左一右包夹在中间,欧阳海天非常的难堪。不是小子胆子不够冲,是这小子从来没有经过这样的历练。

    太紧张了,紧张的都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感觉。

    欧阳海天只是死命的揉着自己的鼻子,很痒很痒的酸麻感,在欧阳海天的鼻孔里翻来覆去的倒腾,欧阳海天还是第一次,发觉自己的鼻子会这么敏感,敏感到女人的身体,轻微的摆动一下,欧阳海天就能知道,女人摆动的幅度有多大,身体排放出来的香味儿有多浓。

    这样的感觉实在不大好受。

    “咳咳,”欧阳海天小声的咳嗽了两声,总算把瘀塞在嗓子眼里那股酸酸甜甜的味道,咳到了外面。悄悄地收敛了心神,装出一副正儿八百的样子,问蔡一夏道:“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啊?”

    蔡一夏神情轻松惬意了很多,很不悦的瞥了一眼欧阳海天,道:“呃,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我就是想问你,你的那个小丫头,什么时候,能来医院啊?”

    ―――什么,你跟我发那么大的火,想问我的只是这样一个小问题,欧阳海天差一点被人家认真的态度给弄得人仰马翻了。看来女人的忌妒心要是来了,真有点挡不住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雪丝儿吧?她又不是我们医院的员工,什么时候来,什么时候不来,还……真不是我能管得着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心中略微的对蔡一夏有着那么一点点的不满,欧阳海天也不敢表现在脸上,换了郑重其事的表情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知道,她不是你的女人吗?”蔡一夏十分不理解的质问欧阳海天道。

    欧阳海天的汗意出来了,我的女人?―――这是多么恐怖的一个字眼啊!

    雪丝儿还没有升级到做自己的女人那么高级的阶段吧?再说了,就算是雪丝儿成了自己的女人,女孩子会不会受自己的约束,欧阳海天都没有一丝一丁点的把握。更何况,两个人只是名义上的男女朋友关系,实质上,除了昨晚雪丝儿主动的吻了自己一次,还没有发展出其它令人激动人心的场景出来。

    此时,听到蔡一夏质问自己,欧阳海天都有点脸面挂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个,我只是她的男朋友,哪里能够随便干涉她的私人自由,而且我们都是崇尚生活随性的年轻人,早上决定的事情,可能中午就变了,我还真猜不出她什么时候能到医院来……?”欧阳海天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和雪丝儿的关系了。

    那样的一种关系,看起来很有些味道,真的自己品尝起来,总有些令人尴尬的成分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欧阳海天,你瞎说什么?我只是想问你,你的女朋友什么时候能够来医院,你给我扯你的生活习惯干什么?我对你身上的那东西不感兴趣……。”

    越说心里面越不痛快,蔡一夏的脸上带出了不高兴地神色。

    欧阳海天被人家的话吓了一跳,―――对我身上的那东西不感兴趣,你对我什么感兴趣?当然了,念头想想而已,太猥琐了,欧阳海天不知道该继续说点什么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两个人的对话卡壳了。

    听到蔡一夏和欧阳海天说这么无聊的话题,韩宝儿眉头微微的簇了一下,俏首低下了头,轻轻地抿了一口手边杯子中的凉白开。样子安静极了,也好看极了,欧阳海天的目光情不自禁的落回到了韩宝儿的身上。

    借着这样的一个机会,韩宝儿对欧阳海天道:“海天哥,你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吗?我吃完饭还得带饭给姐姐回去吃,有什么话,你还是尽管说好了。”

    韩宝儿才不愿意,看着欧阳海天和蔡一夏打情骂俏呢(其实没有),直接开口问欧阳海天,好说完话,带着姐姐的盒饭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“哦,好啊,”听到韩宝儿问自己,欧阳海天干脆扭转了身子,背对了蔡一夏,正儿八经的和韩宝儿说起话来。

    这般的态度对待美女,差一点又让蔡一夏气得后仰,摔倒在餐厅里。怎么搞得?欧阳海天根本不愿睬自己?明明是自己在跟他说话,韩宝儿一句话,欧阳海天就把后背留给了自己。

    这还真是把女人气得要死。

    刚想发火,欧阳海天的声音传到了蔡一夏的耳朵里,女人有了好奇心,想听听,欧阳海天到底要说些什么?干脆她闭嘴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我要打一场拳赛吗,明天就要去参加比赛了,那只是一场很普通的表演赛,宝儿,你应该在电视上看过拳击赛吧?和那个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欧阳海天尽量把比赛说得普通一点,这样的话,也能够让韩宝儿心理平衡一些,到时候,不至于太过紧张。

    “拳击比赛……,”韩宝儿翘翘的娥眉拧在了一起,这样的比赛,她倒是经常看,姐姐喜欢看,自己也就跟着看了很多。所以,韩宝儿的心思没像欧阳海天想得那样担心欧阳海天的安危。反而是,想到了姐姐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海天哥,既然你有这样的比赛,应该我们也能去吧?那不是说,我和姐姐能够一起在现场看你打拳了?”

    哪里会想到,韩宝儿居然是这样的想法,还以为人家会担心自己的安危,哭得死去活来呢,看来完全是自己自作多情了。欧阳海天有些汗意津津了,这样也好,到时候,自己能够全身心投入到比赛里,再要想赢雅桑克就更有把握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当然能一起去了,艳丽姐给我们安排了一个贵宾房,别说是你们两个人,十几二十个人都容得下,”欧阳海天得意洋洋地道,表情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,你和你姐姐,还有雪丝儿都可以一起去,给我加油鼓劲,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想到自己在台上打拳,三个女人在贵宾房里,给自己呐喊助威,欧阳海天莫名的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面还真是激动人心啊!却没注意到,身后的蔡一夏早就被惊吓得目定口呆了。

    ―――看拳赛也就罢了,面前的欧阳海天竟然还要打拳赛?真是惊煞了蔡一夏的眼球。

    在她的眼里,打架和打拳基本上属于同一种类型,都是身体强悍的男人最爱干的事情。欧阳海天看起来个头不高,样子也没有那么凶悍,难道他也可以打拳?

    蔡一夏怀疑的目光,在欧阳海天的后背上掠来掠去,想看出些端倪来,实在看不出一点门道来。

    又是怀疑欧阳海天说话的真实性,在她看来,欧阳海天的这番言辞,很可能是哄骗女人的一种小把戏而已。按奈不住心中的好奇心,蔡一夏想知道欧阳海天的身体到底强悍到了一种什么样的程度?本来是坐在椅子上的蔡一夏,干脆挺直了身体,想居高临下的仔细打量欧阳海天一番。却听到了欧阳海天和韩宝儿接下来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海天哥,你打拳会不会很危险,我以前也看到过有人在拳赛上受伤的?”韩宝儿终于开始担心欧阳海天的安危了,目光定定的注视在了欧阳海天的身上。那般关注的眼神,和眼中流露出的关切之情,让欧阳海天心中泛起了暖暖的感动。

    “宝儿,你放心好了,我的对手很弱的,根本不会带给我任何的威胁,你要知道,艳丽姐对我很好的,她刚刚免了我们的房租,怎么会让我去做那种冒险的事情呢?其实,只需要很短的时间,我就能把对手撂倒在擂台上。”

    如果,艳丽姐听到欧阳海天这样评价自己的对手,一个泰国的现任重量级拳王,她会不会晕死到欧阳海天怀里。

    这家说大话有点遮天的气势,牛皮吹得实在雄伟壮观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,我就放心了,”女孩子说着,螓首默默的低了下去,脸上的羞涩一圈一圈的,害怕欧阳海天猜透了自己的心思,又害怕欧阳海天忽略了自己的关心。那样小巧的想法,在女孩子的心里,慢慢地发酵成一种对欧阳海天默默的在意,渐渐的,女孩子的脸颊处出现了两个迷人的小酒窝,可爱的酒窝,落在了欧阳海天的眼里,让他看得有几分痴迷,脸上显出了美滋滋的表情,得意忘形道:“宝儿,等打完了这场拳赛,我就买一辆最新款的白色桑塔纳送给你和你姐姐,你们两姐妹不是一直羡慕别人有车吗?这一次,让自己也开心一回。”

    哔叽一下,韩宝儿刚刚拿在手上的餐盒,又落回到了餐桌上。

    “海天哥,你说什么,你要给我和姐姐买车?”

    韩宝儿太吃惊了,欧阳海天的话刺激得自己的小心脏一跳一跳的,姐姐喜欢车,尤其是最漂亮的宝马车。她经常翻一些时尚杂志,那里面不但有最新的化妆品,时装之类女人喜欢的东西,同样,韩宝宝也喜欢看漂亮的名车时尚图片。

    韩宝宝是一个性格豪爽的女人,喜欢上最新款的漂亮汽车并不奇怪。难得的是,欧阳海天能够一直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对于,欧阳海天能够给自己姐妹买东西,韩宝儿从来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,事实上,欧阳海天一直就是这样做的,最近韩宝儿的衣服和化妆品不都是欧阳海天买的吗。

    韩宝宝,欧阳海天同样给女人买过东西,只不过是生日礼物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的这个礼物有点太重了,最新的桑塔纳应该怎么都有十几万吧,欧阳海天哪里来得那么多的钱?唯一的解释就是欧阳海天这一次打拳赢得的收入,可能有十几万。

    “海天哥,你打得这场拳赛真的不危险吗?”

    想一想,一下能够有十几万的收入,韩宝儿真的要担心欧阳海天的安全问题了,一场能够挣十几万的拳赛,恐怕打不死人,受伤的情况还是很可能发生的。

    这还是,欧阳海天说话留有了一点余地,要不然,他开口就是一个五百万,还不把个女人吓死。

    看到韩宝儿脸上显现出的担忧表情,欧阳海天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,再想遮掩就不大容易了。干笑了两声,欧阳海天重新装出大大咧咧的样子,对韩宝儿道:“宝儿,你用不着担心的,打拳赛一般的收入都挺高的,再说了,我的功夫你还能不知道?十个八个人,根本靠不了我的身……。”

    一开始,韩宝儿还觉得欧阳海天说得很有道理,转念一想,不对啊!脑海中出现了,男人可怜巴巴的样子,被自己的姐姐揍得屁滚尿流,东躲**,最后实在“跑不动”了,被姐姐逮住后,一顿暴打,打得男人不断苦苦求饶的场景。

    欧阳海天真的很能打吗,应该是很有被打的天分才对?

    或许,欧阳海天对自己说他,身头骨皮糙肉厚扛得住被人打,韩宝儿更愿意相信一些。

    看到女人一点不信任自己的眼神,欧阳海天只好弄出自己的看家本事,来唬一唬女人,让女人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宝儿,你别不信我,其实我身上的功夫真的很高的,练武讲究一个‘气’字,气运到了哪里,哪里就会变得坚不可摧,你不相信的话,我表演给你看……。”

    说着,欧阳海天就当着韩宝儿的面,把自己的右臂伸出来,用力的平伸出去。

    韩宝儿吃惊的看到,欧阳海天手臂上的肱二头肌就凸起出来了,让她更加不可思议的是,欧阳海天的肌肉不但鼓鼓的,还能像波浪一般不停地起伏跳动。

    这般奇怪的景象,让韩宝儿看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一直站在欧阳海天身后,想看出个明堂的蔡一夏更是惊呆了,她可是医师,当然知道,这样的状况代表着什么,简直超出自己平时所学到的基本医学理论常识。她的心中,比起韩宝儿惊奇的程度来得更加厉害。实在忍不住心中的那份心动,蔡一夏的手臂很不老实的摸到了欧阳海天的胳膊上。

    正在用心表现的欧阳海天,手臂被女人冷不防地摸了一下,一种本能的反应,从他的手臂上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冷不丁的女人大叫一声,“哎呀!”

    眼看着蔡一夏的手臂给震起多高,等再落下来的时候,女人的手臂毫无意外的脱臼了。

    <a href="http://"></a>

    </div>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