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>书库>耽美同人>梦中情圣> 章节目录 【210】擦你?妹?的?大结局

章节目录 【210】擦你?妹?的?大结局

    “对了,上次你说过的那个……”老板娘看起来好像突然想起了某件事情,实际上是因为两人讨论的话题过于沉重,这个善于交际的女人不动声色间转移了话题:“上次你说的那个叶子,你们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云牧微一愣神,很快明白了老板娘的一片苦心,恰好他也不愿意再在过去的家事上纠缠下去,于是笑道:“其实我也没搞懂我跟她到底是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老板娘好奇道:“你们在哪认识的?”

    云牧笑得更古怪了:“公安局。”

    老板娘:“什么?”

    云牧:“蓝江市公安局门口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“十年以前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十年前闲着没事,跑到公安局门口去约会?”

    “是,也不是,那年的事情比较复杂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在老板娘无语的当口,云牧却发现了新大陆。

    尽管他难以分辨自己跟叶紫到底是什么关系,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叶紫能够解决他心理上的问题,这不仅仅因为那姑娘本身是个心理医生,还因为云牧和她在一起情绪能够得到释放。在这方面,即使很接近于无所不能的神仙姐姐也比不过叶紫。

    ⊙⊙*⊙⊙

    这个夜晚,云牧没有进入梦魇世界,像个普通人一样入睡,接着他和普通人一样做梦。和普通人不同的是,身为梦魇师,在梦里云牧格外清醒。梦境里从童年到青年,一个人的一生似乎在眨眼之间就能回顾。这让梦中的云牧想起了一部记不清名字的电影,影片中一位老太太告诫她的孙女:“上一次眨眼的时候我正在对意中人抛媚眼,再一次眨眼我已经八十岁了,所以你千万不要眨眼”。

    人生好像就是一眨眼。

    经历过这种眨眼一生的回顾之后,梦境突然定格了。

    时间:2013年4月1日。

    地点:某宾馆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这个格局有点异域风情的房间,意识清醒的云牧感到非常眼熟。作为这个梦境里的访客,他像幽灵一样穿到了房间外,看到宾馆的名字。

    刚坚果园宾馆,云牧曾经来过这里。

    这座宾馆的对面。就是举世闻名的扎布伦寺。

    对云牧来说,时间过去了不到一天,而对别人来说,却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。此时此刻,云牧在这个梦境的宾馆中看到了熟人。上一次见到老牛的时候,其实不过是半天之前,那时候梦境中的时间是2013年一月份。而此刻见到老牛,却是2013年四月份,梦境中的时间太跳跃,眨眼间就过去了两三个月。

    好像真是找到了正能量,眼前的大叔远不像“几个月前”那么颓废,正抱着笔记本跟妹子聊天。云牧走到后面一看,吃了一惊,那妹子的网名相当火星文。中间还加了符号,看起来大概像是“那年那伤很美”。再一看聊天内容,云牧再吃一惊。

    那年那伤很美:我要去找你。

    老牛:不用这么着急。

    那年那伤很美:为什么?

    老牛:我们发展太快了。这样不好。

    那年那伤很美:那你说应该怎么样?

    老牛: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做个笔友,每个月写一封信,慢慢培养感情,记住要手写哦。

    那年那伤很美:…………

    云牧差点栽倒,实在是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老牛突然回过头,看到云牧,他并不惊讶,笑道:“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云牧也没客气,问道:“你是故意逗这小姑娘玩儿的吧?”

    老牛: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云牧:“我记得你是很排斥非主流这个群体的,以前你群里的火星id全都被清理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老牛:“那是以前。人是会变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这么说你是在勾搭……我看看她资料先……勾搭这么一个十七岁的未成年少女?”云牧彻底被眼前这个闷骚的大叔打败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本意,只是想和她做个笔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问题是这年代还有‘笔友’这种东西吗?”云牧很吃惊,按理说梦里的人都是不会说谎的,那就更让他纳闷儿了,眼前这位闷骚大叔到底想闹哪样啊?

    “有些东西不流行了。并不代表你不能参与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不过有一点我不明白,就算要找笔友,也不该找这种九零后小姑娘吧?”

    “这就说来话长了,去年我写了一本书,主角是个高中生。本来我想回顾一下高中岁月,写着写着就跑偏了,我不知不觉中将一个三十岁大叔那种市侩的三观带入到书中,强加在一群十六七岁的角色身上。这本身很不公平,这本书也随之废掉了……后来我想,可能是我心态不够年轻,我应该去找个高中的妹妹重温一下当年的青春。问题随之出现了。我要找的是个高中生,而在这个年代,高中生一定是九零后,这本身是个悖论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就找了眼前这位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寻寻觅觅很多次才找到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还有别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之前找的那些,交谈不到十句话我就败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有点越挫越勇的精神啊,这么说眼前这位很特别?”

    “的确很特别,有段时间我整理自己的高中校友录,在那个校友网站很偶然地翻到了这丫头的照片。”说着,老牛随手就从电脑一个文件夹里翻出这张照片。

    照片中一个还算漂亮的小女生站在校园林荫路上,背靠着一棵大树,从角度来看,这张照片应该是手机自拍的。看到那女生十六七岁的模样,再看看眼前一脸陶醉的老牛,云牧终于明白了老牛吃嫩草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第一眼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,我不知道发懵了多久。”老牛说着,用手指着图片上的那颗大树,“这个地方。就是我念高中的地方。这棵树……我第一次跟朵朵表白的时候,就在这棵树下。第一次牵她的手,也是在这棵树下……”

    云牧默然,用他九阶梦魇师的彪悍灵觉去观察。眼前的大叔果然没看照片中的那个小女生,视线始终盯着图片中的那棵树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云牧突然想哭,他想起自己今天中午路过蓝江一中的时候,回忆着曾经在这里的悲与喜,然后没来由地自己最困难的那段时光,有个白裙飘飘的姑娘曾经在那个校门口等过自己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走过那座校园,二十七岁的云牧回头望去,眼里全是自己十七岁时的影子。

    ⊙⊙*⊙⊙

    “当时我觉得这是一种宿命的安排,死皮赖脸的加了这小丫头好友,又死皮赖脸地成天骚扰小姑娘……”房间里,老牛好像在自言自语,整个人沉浸在往事中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。”云牧回过神问道。

    “后来事情进展得过于奔放了,我只是想来点纯洁的交流而已。但现在的小姑娘都是奔着开房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搁十年前,这是好事情,现在不适合我了。”

    云牧没有反驳。他觉得眼前的大叔很真诚,然后他想起了自己的发小袁泽。袁泽有个非常古怪的嗜好,喜欢跟初中的小姑娘做网友,但他从来不会去见那些小萝莉,认为见了她们原有的感觉就被破坏干净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问道:“会不会是你们代沟太深了,沟通出现了问题?要不就是你心里始终对九零后有成见?”

    老牛:“不,随着对这个群体的了解,我抛开了心中原有的偏见。现在的九零后,和曾经的我们并没有什么不同。区别只在于大家生活在不同的年代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孩子,和你们那个年代的孩子没什么不同?”云牧对这个话题很好奇,毕竟他这种八十年代末期出生的人很尴尬,传统的八零后把他们当九零后处理,而九零后的人又不把他们当自己人看待。

    “真没什么不同,比如说染发。我记得我第一次在现实中遇到染发的人,是在95年。那人当时二十来岁,说明他本身是个七零后。当时这种人是带给大家强烈视觉冲击的,很难用语言去形容这种存在。后来97年的时候,我的朋友中有个人也染发了,而且是一头惨不忍睹的屎黄色,那正是古惑仔大红大紫的年代,你绝对想不到,当时有个女孩儿觉得他特酷,非做他女朋友不可……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如果有哪个九零后干这种事,马上就成了脑残的代名词,的代言人。可以说九零后干过的傻事,七零后和八零后大多数都干过。唯一没干过的大概是嘟着嘴用手机自拍了,不过你得明白,不是七零后和八零后不想玩自拍,实际原因在于他们那年代根本没手机!!其实仔细想想,这些事情都不过是年轻人内心的一点点小冲动而已,谁没做过点荒唐的事?偏偏发生在九零后身上就不行,在这个科技发达信息爆炸的时代,九零后的一切行为都被无限放大了,稍微有点动静就被强势围观。说真的,90后,不过是躺着也中枪的一个群体。同时,他们也是80后的主要发泄目标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云牧赞叹出声,没想到眼前这位大叔研究的这么深刻,他问道:“你说90后是80后的主要发泄目标,这怎么讲?”

    “以前王朔有个说法挺有意思:50后,基本穷逼,晃悠着;60后,政治年代,当官了;70后,赶上改革春风吹满地,发了;80后,多数50后穷逼的子女,苦逼了;90后00后,60后和70后的子女,除了富二代就是官二代。环环相扣的,这下明白了吧?苦逼80后的出现不是无缘无故的!”

    “这说法有点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仔细观察不难发现,网上骂90后的70很少,一般都是80后在骂。这不是没有原因的,80后如今混迹在社会底层,苦着呢,你到任何地方,任何单位,有80后当家的吗?各部门头头脑脑管事的有几个是80后?80后是如此的压抑。只能在网上吹牛逼。这个社会,权力在60后手里,财富在70后手里。他们骂九零后,很大原因起源于八零后对70后和60后的羡慕嫉妒恨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好像真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混迹职场,没人不恨自己的顶头上司,打工的谁没受过上司的气?如果你遇到一个九零后,也许你本来不恨他,但你一定恨他爸妈!原因很简单,九零后的爸妈,很可能就是八零后在单位上的领导!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环环相扣的。八零后太苦逼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我当初为什么选择写书吗?因为我觉得选择了这份职业,就可以不受上司的气。后来我才知道自己错了,内裤都错掉了。你在外面上班,上司顶多骂你本人,惹急了你还可以豁出去揍他丫挺的。但你在网上写书,读者连你老母一起骂,而且是毫无理由莫名其妙地就开骂,你想揍他还找不到人!最可悲的是。开骂的往往都是八零后的‘自己人’,早些年七零后在网上都比较低调,九零后年龄太小还没开始混网络。八零后才是主流。八零后大概是最善于自相残杀的一个群体,网上牛逼吹多了真以为自己牛逼起来了,见谁都不顺眼,逮谁骂谁。”

    “你怨念挺深啊,要跟80后开战吗?”

    “不,这应该是自嘲。敢于揭自己短的人最强大,我是八零后,我为自己代言。如果有八零后同胞看到我写的东西,我希望他们可以淡定下来,把牛逼还给牛。踏踏实实干点事情。权力和财富都有交接的时候,在一个特定的时代,必然会交接到我们八零后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牛哥,我对你刮目相看了。以前我以为网络写手都只研究穿越重生修真那些纯属瞎想的意淫,没想到还会研究这种社会问题。”云牧说到一半,终于切入正题:“但你说的那些。跟这位【那年那伤很美】妹子有什么必然的联系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关系了,以前我看到这样的id,果断pass,但现在不一样了,自从理解了九零后这个群体后,我开始用一种平和的眼光去看待问题。直到有一天,我突然发现,这些看似火星的名字,其实蕴含着一层致敬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致敬了?”云牧更加好奇。

    “早年古龙的《流星蝴蝶剑》、《天涯明月刀》都曾经火得要死,这种疑似火星的文体也曾经盛行过,最著名的就是几部电影对这种文体的模仿。而且这几部电影,内容都非常的嗨皮哟,比如《财子名花星妈》、《名流浪女够姜妹》、《怨妇狂娃疯杀手》……值得一提的是,1977年吕奇导演的精彩艺术片《财子名花星妈》是首次出现女性‘那个部位’的香港电影,当年曾掀起了卖座热潮,这是华人床上艺术片在影坛的一个重要纪录,一座里程碑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云牧暗叹学海无涯,原来火星文都有如此拉风的起源。

    “回顾了这些经典之后,你就不会觉得九零后很非了,很多所谓非主流的东西,不过是几十年前别人玩剩下的。做人不妨多学学昆汀,抱着一颗致敬的心。我现在就想致敬了,等我这本书结局的时候,标题就叫《擦你妹的大结局》……”

    “结局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结局是一个叫云牧的少年战痘胜利,征服了全世界,泡到了所有的妹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云牧怔住了,他有种错觉,自己好像是被眼前这位大叔“创造”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读者要的不就是这样的结局吗,尽管这样的结局毫无意义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开始理解你了,这确实是擦你妹的大结局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理解万岁!”

    “这是表达一种怨念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以前有过怨念,现在只剩下一笑而过的调侃。每个人都一样,你不会去在乎你不在乎的人怎么看你,你只会在乎你在乎的人有没有在关注你。那些我根本没在乎过的人,他们怎么说我都没兴趣。我只想对那些我在乎的人传达一个信息,做出一个回应:老牛还活着,老牛没有忘记他们,老牛今天要全本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今天?”

    “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

    “愚人节?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十年前的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么?”

    “十年前,零三年?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那一年的那一天,张国荣从楼顶纵身一跳,用这种方式和世界告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个特别的日子,我选择在这个特殊的日子,跟我的书迷们告别。”

    全书完

    ♂♂

    <<梦中情圣>> 文字,欢迎读者登录  阅读全文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</div>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